新聞資訊

NEWS CENTER
媒體聚焦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媒體聚焦

山東金融資產張貴言:特色化經營能力是地方AMC在金融風險化解方面的重要優勢

發表時間:2019-04-02 │ 點擊數: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NBD)


      2018年,在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困難挑戰更多的背景下,各地方資產管理公司(以下簡稱地方AMC)切實履行起自己的擔當和使命,發揮服務實體經濟、防范化解風險、助力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作為防范化解金融風險的一支重要力量,近年來,地方AMC已成長為中國金融市場重要的參與者、化解區域金融風險的生力軍。近日,山東金融資產總經理張貴言接受了《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以下簡稱NBD)的專訪。

NBD:近年來,地方AMC在政策引導下,成為中國金融市場重要的參與者,你是如何看待地方AMC在化解區域金融風險方面的重要作用的?

張貴言:近年來,我國經濟進入“三期疊加”和“新常態”,金融機構不良貸款余額和不良貸款率均呈現雙升趨勢,金融風險增大嚴重影響了國家及地方經濟的穩定發展。商業銀行不良貸款自20113季度末見底以來持續攀升,截至2018年末,不良貸款余額達到2.02萬億元。不良資產處置壓力增大超出了銀行自身處置能力,四大資產管理公司經過20年的發展,其杠桿率已接近上限,承接不良資產的能力受限。隨著地方金融機構和地方國有企業在金融和經濟體系中的占比持續上升,地方政府的風險處置責任逐漸明確。在這種情況下,財政部、銀監會在2012年和2013年制定相關文件,允許符合一定條件、獲得地方政府批準并在銀監會備案的地方資產管理公司可以開展金融機構不良資產的批量收購處置業務。截至2018年末,全國共設立59家地方資產管理公司,其中53家已在銀保監會備案。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強調,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重點是防控金融風險,習近平總書記高瞻遠矚地指出要“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增強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從各地方資產管理公司設立的背景來看,肩負的歷史使命即是化解區域金融風險和服務實體經濟發展。如果以四大資產管理公司成立為標志,今年正好是我國不良資產管理行業發展20周年。20年來,特別是近10年來,受宏觀經濟形勢等多種因素影響,不良資產行業迎來了新的歷史機遇,地方資產管理公司應運而生并快速發展,擔負起守護一方金融穩定的艱巨任務和光榮使命,體現了地方資產管理公司的時代擔當。地方資產管理公司的出現提高了不良資產市場的活力和效率,加快了風險化解和處置,改變了過去風險處置集中于中央政府的局面,地方AMC在化解區域金融風險、整合地方國有資產、改善地方金融生態環境、推動地方經濟發展等多方面起到積極作用。

以山東省金融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舉例來說,山東金融資產成立于201412月,是山東省政府批準設立、銀保監會備案的山東省首家地方國有資產管理公司。公司20155月起正式運營,經過四年的發展,公司資產管理規模達到近800億元,在山東市場站穩了腳跟,實現了行業領先。四年來,公司主導或參與了區域內多家重要企業的破產重整,化解擔保圈風險,幫助實現涅槃重生;盤活了濟南、青島兩地“僵尸”樓盤,塑造金融房地產重整的專業品牌;向出現短期流動性風險的“三有企業”提供支持,幫助其增強流動性,渡過危機;精準服務山東省新一代信息技術產業、高端裝備產業、現代海洋產業、醫養健康產業、高端化工產業等新舊動能轉換“十強產業”,支持了國內唯一自主知識產權8AT自動變速箱產業園區和國際領先炭黑產品生產線建設。公司堅守不良資產主業、發揮本土優勢、深入地方,在化解區域金融風險、維護區域金融穩定、支持實體經濟發展等方面的做法得到了山東省委省政府及各地市政府的高度認可,公司各項經營指標也穩步提升。由此可見,地方AMC已經成為區域金融穩定和發展的重要基石。

NBD:在目前“4(四大資管)+2(地方AMC+N(民營機構)+銀行系”的多元化格局中,地方AMC在促進金融風險的化解方面有怎樣的優勢?

張貴言:與四大AMC和五大AIC相比,地方AMC的地緣優勢明顯。一是對地方經濟狀況和本地債務企業經營情況更加熟悉,往往具備更強的盡職調查能力和定價能力。二是與地方政府溝通便利,在資產收購涉及的資金來源、資產處置涉及的土地利用及司法保障等方面都能得到地方政府的積極支持,提高資產回收率。三是地方AMC為獨立法人,經營決策鏈條短,自主經營管理靈活,能夠快速做出反應和決策,更能適應當前不良資產零散化、碎片化、地域性強的特征,加快處置效率,也便于在不良資產市場收縮后轉向其他業務,實現公司可持續發展。四是地方AMC的股東往往是省級國資平臺或者地市級政府平臺,在實施資產處置時可有效整合股東資源,增強司法保障,提升不良資產價值。

以山東金融資產為例,公司在2016年末增資至101.1億元后,山東省財政廳、省社保基金理事會以及省內16地市政府均成為公司股東。公司依托股東資源聯合地市政府共同出資設立合資平臺公司或不良資產處置基金,利用資本紐帶撬動地方資源,實現了省內的業務全面覆蓋、全面下沉,觸角延伸到了區縣級別,與地方形成了全天候、零時差的深度合作與互動關系,為不良資產處置“最后一公里”鋪平道路。公司先后發起設立濟南、即墨、乳山、濰坊、臨沂、泰安6家合資平臺公司,并積極推進日照、濱州等合資平臺公司的設立,逐步搭建全覆蓋、立體化的區域金融風險化解“安全網”,有效實現業務與人員下沉,利用資本紐帶整合地方資源,保障不良資產處置效率。

此外,地方資產管理公司依托地方、結合自身形成了本土特色鮮明的業務模式,容易獲得市、區、縣政府的支持,有利于更加快速知悉地方監管政策風向和企業情況,業務屬地化管理優勢明顯,尋找并走出了一條適合自身發展、具有自身競爭優勢、與四大資產公司相差異化的特色經營之路。山東金融資產在山東省農信社系統銀行化改革、擔保圈風險化解、企業破產重整、“三有企業”流動性危機救助、“僵尸”樓盤處置方面開展了積極探索,形成了成功范例。

NBD:近年來,我國企業杠桿率一直居高不下,債務負擔不斷加重,地方AMC在防范債務危機,推進債轉股方面有怎樣的優勢?目前進展如何?

張貴言:業務創新能力是地方資產管理公司高質量發展的必然要求。地方AMC依托不良資產經營的核心業務,創新業務模式和方向,債轉股業務會是地方AMC未來大力開展的創新業務類型。地方AMC會充分利用它的地緣機制優勢,重點關注當地政府關注的、影響面大的高負債率企業,通過債務重組、債轉股等方式防范、處置債務危機。

目前,山東金融資產已在多個區域性風險項目中,針對擔保圈中的重點企業,公司堅持以不良資產收購為手段,以司法重整為切入點,在債務重整基礎上進行債轉股,對企業進行債務瘦身并注入流動性,整合外部資源幫助危機企業破繭重生。針對淄博起鳳建工破產重整項目,在淄博市、區兩級政府的指引下,公司充分發揮專業優勢和專業能力,針對性提出“集中打包收購銀行不良債權—設立母子企業重組發展基金—申請破產重整—盤活有效資產—破產清算割斷擔保鏈”的分步實施方案。公司依托不良債權收購手段,通過司法等方式,利用企業重組專項基金幫助企業開展破產重整。企業近8 億元的對外擔保成功解除,整體債務水平由近15 億元壓降至3 億元,企業債務負擔大大減輕,得以輕裝上陣、再煥生機。

山東金融資產也將深抓國有企業資產負債結構調整機遇,推進開展債轉股相關工作。按照2018年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關于加強國有企業資產負債約束的指導意見》,推動國有企業平均資產負債率到2020年年末比2017年年末降低2個百分點左右,山東金融資產與省內國有企業在應收賬款表內外優化、低效資產處置盤活、債轉股、聯合并購、國企業混改等領域將開展深入溝通合作。

NBD:針對上市公司股權質押風險化解和為民企紓困,多家地方AMC迅速展開行動,山東省金融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在這樣的行動中有那些成功案例?有怎樣的經驗可以分享?

張貴言:山東金融資產作為國有地方資產管理公司,充分發揮應有作用,積極開展民營企業紓困。在救助對象選擇上,公司主要針對有市場、有品牌、有效益的“三有企業”進行救助,在救助模式上充分利用基金化運作,引入銀行、政府平臺公司及社會資本設立專項基金,以債權、股權或相結合的形式進行救助,幫助企業走出困境、助力企業發展。

公司60億元規模紓困專項債券已獲上交所批復,為目前行業單筆最大規模,現已成功發行第一期債券募集資金10億元,期限為3+2年,票面利率4.89%,邊際認購倍數2.67倍,得到了機構投資者的積極認購,開創了國內地方AMC發行紓困專項債券的先河,實現利用資本市場融資有效拓展民營企業流動性救助的中長期資金來源。

下一步公司將堅決貫徹落實中央和省委省政府民營企業座談會精神,充分發揮自身專業優勢,推動紓困救助民企各項措施逐步落地。一是積極對接各級地方政府,梳理紓困救助民營企業白名單,結合企業經營財務狀況“分類施策”。二是利用母子基金模式引進省、市、縣三級國有資本參與民營企業紓困救助,協調銀行等金融機構參與民企紓困救助項目平行出資,搭建民企紓困救助專項資金池。三是統籌利用“債權+股權”等多種市場化手段化解民營企業流動性風險及信用危機,及時向質地優良、暫時陷入困境的民營企業“輸血”,通過流動性救助等多種手段提升救助民企自身“造血”能力。四是綜合利用資產重組、債務置換、債轉股等個性化金融服務幫助民企逐步降低杠桿,有效化解債務壓力,重回健康發展軌道,實現實質性擺脫困境,從而提振金融機構對我省民營企業的投資信心,改善我省民營企業融資生態環境,有效發揮“金融穩定器”職能,全力維護省內金融秩序穩定,切實履行防范和化解區域金融風險的責任擔當。

河北快三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