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資訊

NEWS CENTER
行業資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資訊

指引行業發展 打造核心競爭力

發表時間:2018-01-17 │ 點擊數:  

2017年1229日,當年最后一個工作日,銀監會于官方網站發布了《金融資產管理公司資本管理辦法(試行)》(以下簡稱《資本辦法》),規定于兩日后即201811日起正式實施。本文對該辦法進行簡評,并對市場上一些熱點問題進行回應,權做拋磚引玉之用。

一、資本管理辦法的特點

1、聚焦主業導向明確。

對資產公司進行資本監管的探索,于2011年已經開始。2011年,銀監會制定并發布《金融資產管理公司并表監管指引(試行)(銀監發〔201120號,以下簡稱《并表指引》),首次提出了對資產公司的資本監管要求。2014年,銀監會聯合財政部、人民銀行、證監會和保監會,“為適應金融資產管理公司集團化、多元化發展的監管需要”,制定并發布了《金融資產管理公司監管辦法》(銀監發〔201441號,以下簡稱《監管辦法》),進一步完善了資產公司的資本監管規則和要求。

前述兩個辦法制定的時代背景,是四大資產管理公司政策性資產處置基本結束、逐步探索商業化轉型、謀求多元化可持續發展的時期。而本次辦法的制定,是為了“彌補制度短板,提升監管效能,引導資產公司進一步聚焦不良資產主業”。

2、監管辦法系統化。

該辦法全面借鑒了商業銀行資本管理的指導框架。商業銀行資本管理辦法,歷經Basel IBasel IIBasel III的多次修訂,已較為成熟,三大支柱在本次《資本辦法》中也有明確規定,較以往《并表指引》、《監管辦法》等文件,進一步強化了監管部門的監督管理和市場約束的作用。同時,《資本辦法》也明確將信用風險、市場風險和操作風險納入資本計量范圍。

另外,Basel III由巴塞爾銀行監管委員會于201712月份完成修訂,部分新思路也在本次《資本辦法》中有所展露,比如新修訂的辦法致力于簡化計量方法,對操作風險計量方法進行了簡化,國內銀行現行的資本管理辦法中對操作風險的計量提供了三種選擇,而本次《資本辦法》僅采用了一種(但并非Basel III新修訂的辦法中推薦的標準法)。

二、資本管理辦法的主要內容

《資本辦法》包括總則、集團母公司資本監管要求、集團資本監管要求、監督檢查、信息披露和附則等六個章節。在一定意義上,這是一個關于技術標準的規范性文件,資產公司內部對照標準力求達標即可。之所以在發布后引起較多關注,主要是受當前國內不良資產市場的火爆形勢所帶動。本文僅就部分社會上關心的熱點話題進行回應。

1、監管范圍僅包含四大資產公司?

關于《資本辦法》的介紹中,銀監會多次提到“股改轉型”、“多元化發展”等,似乎本辦法僅是針對四大資產管理公司及其附屬機構、而地方資產管理公司不在監管范圍之內。

就目前地方資產管理公司發展的現狀、以及在當前市場競爭格局中所處的地位來看,大多確實還未達到需要引起監管部門足夠重視的程度。相對于四大資產管理公司幾百億的注冊資本、萬億規模的資產體量、遍布全國的機構網絡、品類豐富的金融牌照,地方資產管理公司的發展還需要一個更為寬松的環境,才能有效促進狹義上不良資產一級市場的發展。

但從“所有金融業務都要納入監管”的指導思路來看,其受到統一監管只是一個時間問題。在銀監會《關于適當調整地方資產管理公司有關政策的函》(銀監辦便函[2016]1738號)中,就提到地方資產公司“應當嚴格遵守相關法律、行政法規和監管規則。銀監會會同財政部也將加強對地方資產管理公司的指導和監督,促進地方資產管理公司健康發展”。2017年山東、江西兩省金融辦均下發了對地方資產管理公司監管的暫行辦法,預計其后各省會跟進,且監管要求也會比照本次《資本辦法》進一步細化。

2、資本充足率監管標準更加細化?

就本辦法,某著名財經媒體報道如下:2014年發布的監管辦法中只要求集團母公司資本充足率不得低于12.5%,而本次《資本辦法》則在明確不同資本分類的基礎上,細化了相應的資本充足率要求,比如要求集團母公司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不得低于9%,一級資本充足率不得低于10%,資本充足率不得低于12.5%

實際情況并非完全如此,相關要求并非本辦法首次提出。在《資本辦法》中提到的《中國銀監會辦公廳關于印發金融資產管理公司非現場監管報表指標體系的通知》(銀監辦發〔201638號,以下簡稱《非現場監管》)中就提出了前述要求。所以,這一規定并不會對資產公司在短期內造成較大沖擊。另外,監管標準比商業銀行還要高,也是早已明確的。

3、辦法主要有哪些新內容?

正如前面所說,《資本辦法》本身是一個類似技術標準的指引文件,很多規定早已有之。

相關的新內容概括起來可以總結為一句話,就是監管措施更全面、監管要求更嚴格、業務導向更明確。比如,將信用風險、市場風險和操作風險納入資本計量范圍,并明確了計量方法;根據資產公司資本充足情況,采取不同的監管措施;對于信息披露,2014年《監管辦法》中是“信息披露有關規定不適用于未上市資產公司” ,而《資本辦法》要求所有資產公司都要進行信息披露,只不過 “未在境內外上市的集團母公司可以適當簡化信息披露內容”;根據聚焦主業的指導思路,各類表內資產的風險權重較《非現場監管》有所調整、細化,如對一般企(事)業和個人的債權權重由100%調整為150%,增加了圍繞不良資產開展的追加投資(150%)、市場化債轉股(150%)、對有控制權但未并表的工商企業的股權投資(800%)等指標。

三、資本管理辦法的影響

如前所言,市場上關心《資本辦法》,主要是受國內不良資產市場升溫所影響。四大資產公司作為行業中的中流砥柱,辦法的施行會對行業帶來哪些影響,尤其是對于市場上廣泛參與的銀行不良資產包收購處置業務會產生什么影響,是引起較多關注的根本原因。

近年時常爆出資產包被高價收購,市場上普遍將其歸因為四大資產公司為搶占市場份額所致。這一說法值得商榷。首先,當前不良資產市場,經常可見舉辦各類高峰會議、培訓輔導,聽聞新設各類投資機構、服務商等,國際著名咨詢機構畢馬威、麥肯錫等也經常出具研究報告,這恐怕不是四大資產公司的熱情就能夠引燃的。其次,四大資產管理公司目前均已完成改制,信達、華融均已上市,長城、東方也均在為上市做準備,利潤創造成為各家公司追逐的重要目標,沒有利潤可圖的業務板塊多會有所調整。再者,不良資產收購處置業務,主要依賴于不良資產的流轉,資產公司才有可能獲得相應利潤。根據供求原理,不良資產業務的二級市場的有效參與者大量出現,才是不良資產市場火熱的根本原因所在。

或許會有人提出,資產公司是不計成本在收購不良資產包,所以即使沒有二級市場的火熱,資產包整體價格也會被抬高。確實有這個可能性。但對于一個追逐利潤的公司來說,這么做的意義在哪里?對行業關注度較高的人,一定都會閱讀信達、華融的年報。從兩家公司股改開始,近些年來不良資產的處置收益率呈現出下行趨勢,但是不良資產處置的內涵收益率卻仍然保持在較高的收益水平,主要原因就在于資產周轉率的提高,也即實現了不良資產的快進快出,所以很大程度上還是因為二級市場發育較為充分才有可能實現這一操作。(不過不得不說,前兩年大量的代持或出表業務,會加劇這種快進快出情況,近兩年的周轉率趨勢還需要待17年年報公布后才能做初步判斷)。

《資本辦法》中的相關標準大多在2016年《非現場監管》就已經明確,所以文件本身并不會導致四大資產公司在2018年突然發力不良資產業務。但其中所表達出來的政策導向性,即加大不良資產主業發展力度,會使得一級市場價格繼續保持熱度。如果同時再考慮到監管部門的窗口指導力度,以及近幾年銀行不良資產轉讓規模已經較大、未來轉讓數量可能會有所下降,那么一級市場的價格高位可能仍然得以繼續。

實際上,個別資產公司在一定程度上面臨著資本約束的壓力。以華融為例,近兩年華融公司資產增速較快,資本充足率持續下降,2016年末為12.98%,已逼近監管紅線。為補充資本,華融公司不遺余力。20173月份,華融董事長賴小民在“兩會”期間,遞交了一份題為《關于支持金融資產管理公司拓展融資渠道,積極發揮化解金融風險作用的建議》的提案,希望國家支持金融資產管理公司拓展融資渠道。2016年,華融向證監會遞交了A股招股說明書,預計2018年可以實現國內上市;2017年,華融發行100億元的二級資本債,有效的補充了資本。這些提案中的建議,華融已一一實踐。而賴小民董事長在提案中提到的,“建議監管部門根據金融資產管理公司的經營特點和特殊角色調整監管思路,放寬資本充足率等指標,減輕資本壓力”,顯然在本辦法中并未得到采納。

如果風險資產的增速持續超過資本增速,那么依靠資本補充不能夠解決資產公司資本約束的壓力。唯一的出路在于目前業務結構的調整。所以,《資本辦法》對資產公司而言,根本的影響是對四大資產前期的發展思路提出了修正的要求。

綜合而言,《資本辦法》作為一個技術指引文件,過分解讀并未有多大意義。重要的是,辦法的發布向市場透露出監管層的引領意圖。從短期來看,本辦法可能會影響資產公司規模的快速增長,但從長期而言,有利于資產公司聚焦不良資產主業,減少對類信貸業務的依賴,圍繞不良資產業務進行創新,形成在這個領域的核心競爭力,最終實現增長速度與發展質量并重。

四、對資本辦法進一步修訂建議

《資本辦法》目前僅為試行,其后必然會隨著資產公司業務實踐的發展而逐步修訂。結合資產公司的發展實際,該辦法未來在如下方面可以考慮進行修訂:

一是實施分類管理。即使認為該辦法僅針對四大資管公司及其附屬機構,但四大的發展方向、資產規模等均已呈現出明顯的分化,那是否應該制訂差異化的監管要求。退一步,如果將四大理解為是“系統重要性”資管公司,均應保持高標準的統一要求,那么對于“其他的”資管公司(如地方資產公司),在納入監管框架時,必然要有差異化的監管政策。

二是明確資本充足率等動態調整要求。資產公司的主業不良資產收購業務,有著典型的周期性。在經濟下行時期,銀行業等金融機構大量出售不良債權資產,需要市場能夠予以接收。按照目前一級市場的構成,靜態來看,會存在市場容納能力受限的情況,所以要允許資產公司資本充足率等指標在一定范圍內浮動,并對該范圍予以明確。比如商業銀行的資本管理辦法中,明確要求商業銀行在特定情況下計提逆周期資本,逆周期資本要求為風險加權資產的0-2.5%。(源自:金融監管研究院)

河北快三开奖查询